-

衛港哆哆嗦嗦著手,掏出手機,找到戰墨深的聯絡方式,開始輸入簡訊。

【戰爺,有一個叫做司從霜的女人,想要帶走——】

“都說夫人心思縝密,現在看來到底是老了,怎麼連身邊出現了叛徒都冇有發現呢?”

衛港的身後傳來了一道好聽的女聲,衛港卻隻覺得那道聲音像極了催命符。

“衛港,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”衛景檀在衛港的身後幽幽的問。

衛港嚇得渾身一顫,連忙轉過身,手死死的攥緊手機,開口道:“夫人,我什麼都冇有做,我隻是想要給家裡人發個簡訊。”

“你覺得,我會愚蠢到相信你的話嗎?”衛景檀冷聲問道。

衛港抿了抿唇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“衛港,你是我從榕城就帶過來的丫頭,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,我待你如同我的親姐妹,怎麼連你都要背叛我?”衛景檀滿是不解的問道。

“是啊,夫人,我們從小一起長大,我何嘗不是把你當做姐妹,我不想看到你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深,從前在榕城的時候您傲視群雄,您自信十足,您神采飛揚,但是等來到京都以後一切都變了,夫人,我不想看您一錯再錯下去,您對不起少爺,我替您償還一點,少爺難得有一個喜歡的人,我希望你能支援他們。”衛港真心實意的說道。

衛景檀的臉色一點一點變的可怕起來,她開口道:“讓我支援他和白卿卿?那就是在打我的臉!”

很快,衛景檀一把從司從霜司機的手中奪過槍,指著衛港的方向道:“不忠心的人,留著還有什麼用!”

“夫人,您再繼續錯下去,少爺可能真的會容不下你。”衛港眼眶有淚水打轉。

但是下一秒一顆子彈打在衛港的胸口,衛港倒在地上,鮮血流了一地。

“伯母不愧是做大事的人。”司從霜讚賞的說道,從本質上她們兩個人其實是很像的。

“從前我看好的兒媳婦人選是上官靈欣,隻是這個丫頭根本不聽話,我希望你可彆像她那樣。”衛景檀淡淡的說道。

話落,兩個人一起朝著外麵走去,衛港的餘光看著兩人離開,她突然覺得這兩個人的背影可真像啊。

戰墨深並不知道衛景檀已經離開綠地度假村的事情,他在忙著上官靈欣的事。

戰斯禦失去了記憶,不知道心中另外一個人格到底都做了什麼事情,他知道上官靈欣試圖殺自己,但是他並不打算追究,選擇了諒解,這也算是他為趙西野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情。

儘管戰斯禦諒解了,但是上官靈欣當眾刺傷人的事情影響太惡劣了,法院依舊是要判刑的。

開庭那天,戰墨深,白卿卿都去了,鑒於對方諒解,加上上官靈欣的表現不錯,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。

上官靈欣被帶走的時候,隻有白卿卿和戰墨深兩個人在,她的爸媽知道她要坐牢都覺得她丟人,根本不想見她,她已經成為了上官家的一枚棄子。-